寒梦 发表于 2012-8-20 13:38:07

我对“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的分析

我对“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的分析(转载)


  要研究本条应该去桂、还是去芍,我提出下面三项来分析:

  1. 这条**,既为救逆,首先要了解为何变成坏症,当然因误服桂枝汤。那么桂枝汤既不是原症的方,可不可再来尝试。

  2. 桂枝汤中芍药,近人都用白芍,我是怀疑的。或谓用白芍以敛汗,那么,为何自汗、盗汗诸方,不借重芍药,而于葛根汤证的无汗,反用芍药呢?

  3. 芍药与桂枝的功能问题不解决,对本方的去桂、去芍就容易惹出不同的纠纷来。

  关于第一项,按“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当是葛根汤证。误服桂枝汤,或经误下,而“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虽非太阴证而邪已犯了太阴分野,变成坏证。用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汤,“小便利则愈”。就药味分析:芍药、甘草酸甘相合,甲己化土,又加茯苓、白朮,把治疗重点放在太阴经。因为初服桂枝汤而不愈,肯定不是桂枝证的范围,所以要纠正前非,提出桂枝汤要去桂加茯苓白朮,调换主帅,以收拾败局。变解肌之法而为利水之剂,耳提面命地防止后人再蹈复辙,用意何等深切!奈何注家竟沾沾于桂枝汤不应去桂而以去芍为是,一服桂枝而不愈,再服桂枝岂能对症?

  关于第二项,我认为桂枝汤中的芍药,绝不是用以敛汗。古方用芍药不指明赤白,后人于攻泄方中用赤芍,于补益方中用白芍。我认为小建中汤应该用白芍,而桂枝汤应该用赤芍。

  关于第三项,古方芍药不分赤白,后人只知芍药能收,不知芍药能破。查本经:“芍药主邪气腹痛,除血痹,破坚积,寒热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气。”别录:“通顺血脉,缓中,散恶血,逐贼血,去水气,利膀胱大小肠。”是芍药既能止痛,又能利小便,本证用之恰当;倘用赤芍,功效尤胜。

  桂枝辛温宣散,横行肢节,固能行水,然其功能专于外达。本条“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虽是太阳表证,也是足太阳膀胱水气内结疑似证。况“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又是水气内结的特征。本方既用茯苓、白朮、芍药健脾、利水、止痛,通调足太阳膀胱经,实无用桂枝的必要。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对“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