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mingabc 发表于 2020-8-13 08:59:11

现代医学亚健康三大证候包含不了

现代医学亚健康三大证候包含不了

某教授在《中医体质学》2008版(408页)说:“体质研究课题组在对亚健康的调查中发现,有90.9%的亚健康人口符合中医证候气虚、肝郁、心神不宁的诊断。与亚健康的病机‘心神失养、气虚肝郁’相吻合,反映了其病因病理变化过程。”某教授认为国人中的占总人口70%的人处于亚健康状态,而在亚健康状态人群中又有90.9%的人符合中医证候气虚、肝郁、心神不宁的诊断。如果真是这样,亚健康的治疗也好,调整也好,就太好办了。亚健康状态人群中有90.9%的只有三种中医证候表现,用补气、解郁、养心安神三大治法就可以用来治疗这90.9%的亚健康人群,那是件多么好的事啊!然而客观现实并不是那么简单,某教授所圈定的亚健康范围中90.9%亚健康者,是不可能仅存在三种证候的。
某教授在《人分九种》(185页)说:“我是这样概括的:亚健康状态包括很多内容,比如一些身心上的不适应感觉反映出来的种种症状,在一定时期内往往难以确诊的状况是亚健康的一种;某些疾病的临床前期表现,如已有心血管、脑血管、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和某些代谢性疾病的症状,而尚未形成确凿的病理改变,在医学上不能定义为疾病的状态;一时难以明确临床病理意义的‘症’如疲劳综合征、神经衰弱症、忧郁症、更年期综合征等……;又如某重病、慢性病临床上已经治愈进入恢复期,而表现为虚弱及种种不适;在人体生命过程中,衰老引起的结构老化,与生理机能衰退所出现的虚弱症状。以上都属于亚健康的范畴,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患者有多种异常表现和体验,而通过常规的物理、化学检查方法不能检出阳性结果,难以做出疾病的诊断。”这么多内容,90.9%可以概括为中医三种证候,真不知道某教授是如何归纳出来的。用三种证侯就能这么多病,就能治疗90.9%的亚健康,中医也太神,也太简单了。
中华中医药学会发布的《亚健康中医临床指南》制定的亚健康常见证候有:肝气郁结证、肝郁脾虚证、心脾两虚证、肝肾阴虚证、肺脾气虚证、脾虚湿阻证、肝郁化火证、痰热内扰证等八种。孙涛主编的《漫话中医治未病》亚健康常见的中医证候有:肝气郁结证、脾虚痰湿证、肝郁化火证、肾精不足证、脾虚湿困证、脾肾两虚证、心脾两虚证、肺脾气虚证、气血亏虚证、气虚血瘀证、气阴两虚证、肝肾阴虚证、心肾不交证、心肝血虚证、湿热蕴结证等十五种。并且明确指出是亚健康的常见证候而不是所有证候。某教授认为常见的亚健康的中医证候只有三种,是不切实际的。同时应该指出的是“证候是疾病在某一阶段的临床表现”“证候是疾病的临床分型”(某教授语)既然亚健康中有中医的证候,亚健康就是中医的疾病,就不是非疾病状态。某教授在《中医体质学》2008版(408页)说:“健康人和亚健康人经现代医学检查,检测指标一般没有异常发现,或者某些指标仅有轻微的变化,但尚未达到临床疾病的诊断标准。对于这部分人群,体质研究课题组不可能给出疾病诊断和中医证型,只能给出中医体质的分型以及相应的中医健康改善计划。”某教授说亚健康不能给出中医证型的论述,是不符合临床现实的。既然90.9%的亚健康人群可归纳为气虚、肝郁、心神不宁的证候诊断,为何就不能给出疾病诊断和中医证型呢?某教授在《中医体质学》2008版(408页)说:“体质研究课题组在对亚健康的调查中发现,有90.9%的亚健康人口符合中医证候气虚、肝郁、心神不宁的诊断。与亚健康的病机‘心神失养、气虚肝郁’相吻合,反映了其病因病理变化过程。”这也是某教授的话。实际情况是:要知道在他的体质学理论里,中医证型是要“久而久之”、“长此以往”才能发展成为他的病理体质类型的,某教授的中医证型比他说的病理体质类型要经得多。何以可以给出中医的体质分型而不能给出中医的疾病诊断或中医证型呢?这些亚健康的证型离他的病理体质类型生成以前还有“久而久之”、“长此以往”很大的距离呢。
某教授的人分九种把国人分成了九类。它们所占比例如下:平和质占32.14%、偏颇体质占67.86%;八种偏颇体质中居于前三位的体质类型是:气虚质、湿热质、阳虚质,分别占13.42%、9.08%和9.04%。其它的是:阴虚质占8.27%、痰湿质占7.32%、瘀血质占8.10%、气郁质占7.66%、特禀质占4.97%。而某教授提出的亚健康的三大中医证候,气虚、肝郁、心神不宁从某教授体质理论上看,气虚证应该属于气虚质,肝郁证应属于气郁证,心神不宁证则没有明确的归属。然而气虚质和气郁质加起来只能占到总人口的21.08%折合在亚健康状态人群中的比例比这还要少,与90.9%相差甚远。而给其它六种病理病理体质类型只留了亚健康人群8.1%的空间,和它们应该占的空间也相差甚至远。自己否认了自己人分九种的比例,我们究竟应该相信那一个结论呢?
中医学中没有亚健康的概念,中医对亚健康的认识,应该是指用中医学的理论去认识和理解现代医学的亚健康。这样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中医学看来在现代医学的亚健康中,阴阳气血已经失调、脏腑功能已经紊乱、病理产物已经产生和滞留,现代医学的亚健康包括在中医学的疾病中。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够用中医证候分析和辨证论治的方法,对现代医学的亚健康去进行调治。某教授对亚健康的概括是对现代医学亚健康的概括,完全是现代医学的观点,并不是中医学对现代医学亚健康的认识。某教授把他的八种病理体质类型定义为亚健康,是违背中医学理论的,因为某教授承认他的八种病理体质类型阴阳气血已经失调。病理体质类型其实质是中医疾病的病理性分类,它本身就是中医的证候和病证。所以亚健康既然是“反映了其病因病理变化过程”。怎么能不是疾病呢?!
彭锦主编《中医治未病与亚健康调理》(5页)说:“中医学认为构成人体的脏器(注:器应为腑,中医的脏腑与现代医学的脏器不能等同)组织,按一定的规律,通过经络的联系作用形成了以心、肝、脾、肺、肾为核心的五大功能系统,五脏系统作为人体生命脉活动的调控主体,借助其相应的官窍组织,接受客观外界的信息而进行整体综合判断,最终产生应答来协调各自功能状态及系统间的平衡,维持机体的正常的生命活动。经络系统既是运行气血、联络脏腑肢节、构通上下内外的通路,同时又具有感应传导、调节机体平衡的功能。它通过对各种信息的接受、传递、交换等作用,调节气血的运行,协调脏腑的关系,以维持人体内外环境的相对平衡。气血津液以升降出入为本,气滞、血瘀、津留,反应了五脏阴阳调节功能失常,阴阳失衡是导致疾病发生的根本原因。”疾病的发生、发展皆为阴阳失衡所致。阴阳气血已经失调的八种病理体质类型,怎么可能不是中医的疾病而是非疾病状态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现代医学亚健康三大证候包含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