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mingabc 发表于 2020-8-6 08:30:44

对现代医学的亚健康状态要用中医学的理论辨证论治

对现代医学的亚健康状态要用中医学的理论辨证论治

中医辨证论治疗现代医学的亚健康是一个正确的命题,而中医“治未病”治疗现代医学亚健康则是一个错误的命题。用中医的辨证论治方法对现代医学亚健康症状进行治疗。应该说是中医的一个强项,因为现代医学对亚健康由理论认识上的原因,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从中医理论上看,现代医学的亚健康,都是中医的一些疾病。用辨证论治的方法去进行治疗,往往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现代医学亚健康在中医看来是已病,而不是未病。在现代医学看来可能是疾病的早期阶段,在中医看来就已是明显的病证了。中华医学会发布的《亚健康中医临床指南》就列出了现代医学亚健康常见的中医八大证候:肝气郁结证、肝郁脾虚证、心脾两虚证、肝肾阴虚证、肺脾气虚证、脾虚湿阻证、肝郁化火证、痰热内扰证。这八种证候都是中医的病证。某教授也认为现代医学亚健康中的90.9%符合中医气虚、肝郁、心神不宁的诊断,也就是说现代医学亚健康绝大多数都是中医的病证和证候。按某教授对证候的定义:“证候是疾病状态下的临床分型”,“证候的表现是在机体发病时的阶段性病理表现。”现代医学亚健康属于中医的疾病是没有疑义的。
现代医学的亚健康,从现代医学的观点看是属于健康与疾病的中间状态,从中医学的理论上看它属于疾病,这是很正常的事。因为两种医学理论不同,看问题的方法和出发点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同。这并不妨碍它们各自对现代医学亚健康的治疗。某教授在《中医体质学》中把未病的概念扩大到疾病早期、已病未传,其目的就是要在中医学理论里,创造出一个中医亚健康来,在中医学里找出一个健康与疾病的中间状态。某教授《人分九种》(158页)说:“‘未病’为病而未发,即健康到疾病发生的中间状态。此时机体内已有潜在的病理信息,但尚未有任何临床表现的症状,也就是说病理信息的发展仍处于‘潜伏’时期,还没有达到‘显化’的程度。长期以来,对处于这阶段的病理信息不容易或不能够识别,因而误认为健康无病。现在,由于科技的飞速发展,医学检测手段的提高,已经可以对其中的一些信息进行识别、诊断和治疗了。”某教授说的病而未发即健康到疾病发生的中间状态,就是他说的中医的亚健康状态。但从没有任何的临床表现的症状这一点,对中医来讲,我们是很难诊断一个人是有疾病的。就是上医也就是医学最高境界的医生,也必须观察到疾病的萌芽,才能进行有效的预防,而萌芽是比先兆更微小的表现。因此,如果一个人没有任何的临床表现的症状,在中医学里是应该把他归纳到健康状态人群中去的。某教授所说的健康到疾病的中间状态即亚健康状态,与他定义的八种病理体质类型是亚健康状态,完全是两回事。他的病理体质类型都具有明显的病理症状表现,显然不是上面某教授说的中间状态。
关于中医的亚健康,某教授还有另一种论述。某教授在《人分九种》(186页)说:“若来自内外环境中的各种因素引起机体气血阴阳偏盛偏衰,失去应有的调节能力,会逐渐出现内外环境的失衡,当这种不平衡达到一定的‘阈值’,也就是发病所需最低界限,便可发展为某种疾病。这种从平衡到失衡的变化,是一个由健康到不健康的动态过程,‘亚健康’状态就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某教授在这里把中医的健康状态阴阳平衡,阴平阳秘看成了一种僵死不变的东西。中医学认为阴阳平衡是一种动态的平衡,在一定的阈值范畴内,健康人体本身就存在着生理阈值范围内的偏颇,这种偏颇在正常生理的调节能力之内。而某教授谈的偏颇是一种阴阳气血失去调节能力的病理偏颇,也就是某教授称之谓病理体质,病理表现的偏颇,它本身就是中医的病证和证候,而不是亚健康状态。人的机体“失应有的调节能力”就是阴阳已经失调,就已经属于病证。它的后面不会再有一个发病所需最低界限的“阈值”中医的亚健康并不存在。
中医学里没有亚健康,中医学的未病就是健康无病,起码是机体没有任何的临床表现的症状。把疾病的早期说成未病,把已病未传说成未病,那还有已病吗?还有治已病吗?中医就是中医,中医不是西医。这是两种不同理论体系的医学。只要对促进人体健康,能够防病治病,就能够存在。用硬贴的办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硬要削中医之足去适西医之履,是走不通的。
某教授在他的亚健康自测表里列出了38个症状并且说只要有11个以上其中的症状,就是亚健康状态。这里面没有理论,只要有11个以上某教授列出的症状,就构成亚健康。10、8条都不行,不知用的什么诊断方法。在《中医治未病解读》一书(109页)某教授说:“中医学的精髓是‘辨证论治’,运用这种方法,可以较好地解决现代对亚健康治疗的困惑。因为,亚健康是一种综合的表现,中医通过辨证论治可以从整体角度解决亚健康的一系列心身失衡问题。”这个论点我们是非常赞同的。但某教授并不是用中医辨证论治的方法来论治现代医学的亚健康。中医辨证论治的方法是要用中医学的理论,以八纲辨证为基础,对现代医学的亚健康状态辨出一个符合中医理论的证候(证候群)才能进行治疗。这不是几个症状的简单堆积,它是以中医理论做指导的。心神失养、气虚肝郁的病机,不可能概括中医对现代医学亚健康的辨证。在几种常见亚健康状态的调节一节中,睡眠障碍、情绪忧郁、畏寒怕冷、反复感冒、长期便秘等的治疗,更没有突出中医辨证论治的特点。我们以长期便秘为例,在书中某教授提出了“麻子仁粥、何首乌煎、桃仁煎、决明子茶、五仁粥、桃花粥、松仁粥、柏子仁粥等方法,这些方法总的精神是养血润便。便秘是中医的一个病,引起便秘的原因很多,气虚、血虚、阴虚津亏、阳虚、实热、寒积等到都以引起便秘,所以对便秘必须进行辨证论治。在八纲群体辨证的基础上还必须进一步细化,根据患者的情况,实事求是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正如某教授所说,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还要落实到具体患者的个体化治疗。独参汤、补中益气汤、当归补血汤、五子仁丸、脾约麻仁丸、增液汤、增液承气汤、三承气汤、温脾汤、大黄附子汤、半硫丸等等。都可以根据辨证的情况选用。某教授提供的方法只能解决其中的部分问题,不可能解决便秘的大部分问题。由此,可以看出,某教授的亚健康自测表是完全背离中医理论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对现代医学的亚健康状态要用中医学的理论辨证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