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放 发表于 2020-2-9 20:41:29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从风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从风论


(鄱阳县鄱阳镇卫生院芝田诊所陈文放诊室陈文放333100)

摘要;   网传新刑冠状病毒是害寒湿之邪,这与湿邪性质不符合,疫情自古皆称疠气,疠有迅速而凶猛之意,气即风也。应是风邪合寒邪为患,临床上见有寒湿之像,其湿是病理产物,非至病因素。

关建词; 新刑冠状病毒肺炎   风邪湿邪寒邪   苏苍桑

    此次疫情,从媒体报道来看,就中医的术语陈述是寒湿之邪,寒邪和湿邪同样是阴邪,二者往往互相为用侵犯人体。但湿邪犯人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寒邪为无形之邪,可速犯人,而湿邪是有形之邪,其犯人则是一个缓慢过程。此次疫情传播速度之快,与湿邪犯人不符。而事实上从武汉一线临床报道看来,疾病的反应是寒与湿,而其他不同地域之临床又有差异,这是为什么呢?
如若说人体内素有湿邪而感受寒邪则为寒湿之病,那么江西省去年自夏季以来一直干旱,又何来普遍湿邪?而江西此次病发临床表现也为寒湿,这就难以解释了。说是武汉在发病之初是阴雨连绵,说成是寒湿也勉强可以说得上,但寒湿犯人何能迅速?也即可说此次疫情传播迅速,怎能以寒湿之邪为立论?
    本人认为此次疫情是风邪,即“疠气”,疠有迅速而凶猛之意,气风也。这是去年年底冬行春令,大地生戾气“民必病温”的结果,与湿邪无关。临床上见到湿的表现,是病理产物,而非湿邪为至病因素侵犯人体,是病理产物而成致病之物。本次疫情主要病因是风邪,即戾气。又“温邪上受,首先犯肺”(《湿热论》),故病位在肺。
    中医讲天人合一,此次疫情,病发临床症状主要表现为干咳,发热,乏力等,部分有四肢酸痛、腹泻等。这可从去年年底冬天行春令的自然现象去解释。
    去年年底冬至后小寒季节左右,杭州柳树发芽吐叶,这就提示人们“冬行春令,民必病瘟”了。而杭州和武汉在同一经度上,病发在武汉市,是因为武汉当时阴雨连绵构成了戾气生成的条件。
    冬行春令,木得春温而生,木性喜条达,应春而生发,是顺其常理。可季是冬藏,大地还处在封藏之季,则木条达之性受郁,木易生火,在人木郁生火则侮金,金为肺,肺遭木刊克则干咳。木郁而模克土,则脾土受制不运湿而见湿像,湿不去则成邪。脾主四肢,主肌肉,则见四肢酸痛困乏无力,同时风寒侵表也见肌肉酸痛,脾不升清则腹胀腹泻,病人干咳咽痛喜热饮,是木郁之火借热气打开出路而出,烟火申而舒短之晢,又因火郁不得发而绁则干咳,故本次疫情是风寒合郁火。
    病在木,则疏肝条木,“火郁则发之”(《内经》),用桑叶,牛蒡子疏散风热利咽喉,使郁火得发;冬为寒,风寒伤人则用苏叶,苏叶有“解肌发表,行气宽中,消痰利肺”(《本草纲目》)作用,佐苍术苦温燥湿而健中以防传变。病为寒又兼有生成之湿,“通阳不在温,而在利小便”(《温热论》),故用车前子使湿有去路,同时车前子可止咳平喘,肺受火刑而壅,壅则泻,桑白皮是也,桑白皮和苍术之苦性而除肺中之火而止咳,甘草调和诸药助桑白皮泻肺火而止咳,全方为:苏叶12-15克,冬桑叶12-15克,牛蒡子10-15克,桑白皮10克,苍术10-15克,柴胡6-10克,车前子6-10克,甘草5克等组成,方中以苏叶、桑叶同为君药,达到散风除寒作用,臣以牛蒡子、桑白皮、柴胡,取牛蒡子、桑白皮一发一清除肺上之火,同柴胡条达肝木而除干咳,佐以苍术、车前子除湿而解四肢肌肉酸痛和乏力,甘草调和诸药又引药达肺而为使药。自取方名为;苏苍桑
恶寒发热者加桂枝调和营卫。
    身痛者加桂枝,荆芥,发散风寒,解肌和营而止痛。
    有腹泻者加草豆蔻同苍术芳香理气而化浊。
    胸闷者,柴胡加量至小柴胡汤用量,取小柴胡去胸满之意,加枳壳10克宽胸化痰、理气。
    咽痛者加银花,连翘,。
    四肢酸痛又有腹泻者,加厚朴,叩仁,或宗柴胡桂枝干姜汤。
    发热为主兼咽痛者,以银翘散为主,
    发热恶寒咳嗽痰多者,桑菊饮为主
    此论只在卫分,也即病发初期,如此病因寒化热,转入气分, 则宗《湿病条辩》之法,不在本论。

   本人为生存自学中医,一生迫求中医事业,今无他意,凭网传病发临床症状以寸草之心做个人看法,慎以抛砖引玉,肯请前辈和老师及同仁们斧正为感。


                                          
   陈文放写于庚子年元宵夜


    个人信息

    单位;   鄱阳县鄱阳镇卫生院芝田诊所陈文放诊室
    职称; 中医执业医师
    地址; 鄱阳县城北派出所隔壁 彰草堂
    电话; 13507035841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从风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