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mingabc 发表于 2019-12-5 16:53:28

王教授的中间状态和他的病理体质类型是两回事

王教授的中间状态和他的病理体质类型是两回事

“上工治未病”是中医的一个古老命题。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在2007年中全国中医药工工作会议上提出:“在这里,我特别提请大家思考和研究一个问题。中医学中有一个理念:‘上工治未病’。我理解就是重视预防和保健,也就是防患于未然。如果预防工作做得好,身体强壮,抵抗力增强了,不生病或少生病不更好吗?我以为,随着疾病谱的改变,医学模式由生物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和环境相结合模式的转变,以及现代医学的理念由治愈疾病向预防疾病和提高健康水平方向做出调整,‘治未病’的重要性将会进一步凸显出来。我们要加强这方面的研究。”从这段话里,我们可以看到,吴仪同志在谈治未病,是严格按照中医“上工治未病”的概念,是说的预防和保健,也就是防病于未然。现代医学的理念由治愈疾病向预防疾病和提高健康水平方向做出调整,预防疾病和提高健康水平,主要都是对健康状态的无病人群而言的。
从这以后中医界的专家们开始了一个研究谈论“中医治未病”的热潮。这当中某教授可说是一位领军式的人物。在《九种体质使用手册》一书的封面上有中国首席养生专家的的称号。在2011年再版的《中医治未病解读》一书封面则有了健康红宝书的称谓。他把治未病扩展到了从预防到治疗疾病的整个过程,混淆了未病与已病的界限,我们已有专文论述。在谈治未病的同时,又把西医的亚健康概念引进到中医理论中来。我们阅读2006年版的《王某辨体—辨病—辨证诊疗模式》一书没有发现有治未病和亚健康的论述。说明这种观点是在2006年之后。他的治未病的观点显然和吴仪同志的提法在时间点是一致的。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某教授是对吴付总理讲话的回应,但调子唱歪了。
认同西医对疾病的诊断,不认同中医对疾病的诊断,是某教授在论述治未病和亚健康时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某教授在《人分九种》(185页)说:“我是这样概括的:亚健康状态包括很多内容,比如一些身心上的不适应感觉反映出来的种种症状,在一定时期内往往难以确诊的状况是亚健康的一种;某些疾病的临床前期表现,如已有心血管、脑血管、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和某些代谢性疾病的症状,而尚未形成确凿的病理改变,在医学上不能定义为疾病的状态;一时难已明确临床病理意义的‘症’,如疲劳综合征、神经衰弱症、忧郁症、更年期综合征等,……又如某些重病、慢性病临床上已经治愈进入恢复期,而表现为虚弱及种种不适;在人体生命过程中,衰老引起的结构老化,与生理机能衰退所出现的虚弱症状。以上都属于亚健康的范畴,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患者有多种异常表现和体验,而通过常规的物理、化学检查方法不能检出阳性结果,难以做出疾病的诊断。”从上面的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到,某教授在疾病的诊断上是认同西医的。某教授的《体病相关论》中的病也是认同西医的。他在《中医体质学》2008版(293页),中医痰湿体质量化诊断标准一节里说:“痰湿体质是一种常见的中医体质类型,研究发现痰湿体质与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肥胖、中风等疾病的发生有密切关系。”认同西医对疾病的诊断,不认同中医对疾病的诊断,就为他的八种病理体质属于西医的亚健状态提供了理论支点。因为,他的八种病理体质是病理表现不是疾病。深层次的问题就是作为中医诊断疾病的标志,阴阳气血的失调、脏腑功能的紊乱、病理产物在体内产生与滞留,再不能用来诊断中医疾病了。这种论调还反映在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发布的《亚健康中医临床提南》把中医的八种常见证候:肝气郁结证、肝郁脾虚证、心脾两虚证、肝肾阴虚证、肺脾气虚证、脾虚湿阻证、肝郁化火证、痰火内扰证。都纳入了西医亚健康的范围。中医的疾病,中医的证候,不是疾病而是亚健康状态。从而否认了中医疾病的存在。在中医学的理论体系里,没有了疾病。中医的治病也就是治疗西医亚健康状态。这实际上是对中医理论体系的一种肢解。
中医和西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论体系,中医的疾病是基于中医理论对疾病的论识,中医的疾病可以相当于西医的某些病,但不能说中医的疾病不是病而只是病理体质。不能说中医的某些病证相当于西医的亚健状态,就不是中医的病证了。对中医病证的研究包括用现代科学的技术进行研究是必要的。但它不能替代中医对疾病的认识,因为中医对疾病的认知是建立在它本身的理论基础上,中医理法方药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缺少任何一个环节都是不行的,都是对中医学的肢解。
把中医的病证和证候说成是亚健康,把治疗中医的病证和证候说成是治未病,西医的疾病才是病。这样一种理论在目前中医界很是时髦。有的著作的书名就叫《中医治未病与亚健康调理》。问题是中医有亚健康吗?某教授在《人分九种》(158页)说:“‘未病’为病而未发,即健康到疾病发生的中间状态。此时机体内已有潜在的病理信息,但尚未有任何临床表现的症状,也就是说病理信息的发展仍处于‘潜伏’时期,还没有达到‘显化’的程度。长期以来,对处于这阶段的病理信息不容易或不能够识别,因而误认为健康无病。现在,由于科技的飞速发展,医学检测手段的提高,已经可以对其中的一些信息进行识别、诊断和治疗了。”病而未发,某教授认为是健康到疾病的中间状态,也就是他说的亚健康状态。尚未有任何的临床表现症状,连先兆症状都没有,我们能认定他是亚健康吗?某教授在他的《亚健康自测表》中,不是列了38个亚健康症状吗?并且说要有其中9-13个症状才构成亚健康。这里又说没有任何临床表现的症状。岂不是自相矛盾!《中医体质分类与判定》标准,病理体质类型例出的主要表现都不是临床表现的症状吗?某教授在《人分九种》(186页)说:“若来自内外环境中的各种因素引起机体气血阴阳偏盛偏衰,失去应有的调节能力,会逐渐出现内外环境的失衡,当这种不平衡达到一定的‘阈值’,也就是发病所需最低界限,便可发展为某种疾病。这种从平衡到失衡的变化,是一个由健康到不健康的动态过程,‘亚健康’状态就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阶段。”阴阳气血失去了应有的调节能力,就是阴阳气血已经失调,就是形成了疾病。不可能还有另外一个阴阳失调的阈值。阴阳气血开始失调可以是疾病的起始阶段,随着病情的加重,阴阳气血失调的程度也可以随之加重,可以出现更多的疾病临床症状。但那只是中医疾病的轻重的问题,而不是中医的亚健康问题。
某教授的八种病理体质不是没有任何的临床表现的症状,而是有明显的症状,所以某教授才可以制定出分类判定的标准来。八种偏颇体质某教授自认是病理体质,是病理表现,阴阳气血已经失调,那不是病证和证候又会是什么呢?是明显的病证和证候怎么能是未病呢?又怎能与某教授定义的中医亚健康“尚未有任何临床表现的症状”联系起来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王教授的中间状态和他的病理体质类型是两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