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tyseven 发表于 2019-5-7 12:59:36

皮内卧针溯源

1.皮部为疾病入侵和治疗的通道
《素问、皮部论》指出了皮部是脏腑经络所属络脉在体表按区域而划分的面,并各有其名。按经分类:太阳为“关枢”,阳明为“害蜚”,少阳为“枢持”,少阴为“枢儒”,厥阴名“害肩”,太阴名“关蛰”。皮部理论的重要意义概括讲有三个方面:
1.疾病入侵的通道。经曰:“邪客于皮则腠理开,开则邪入客于络脉,络脉满而注入经脉,经脉满而合入腑脏也。”该理论提出了疾病的侵入是循经而入,也是从皮部而入,比如现在伤风感冒就是经络空虚、邪气循经而入。
2.脏腑疾病外在(体表)表现。如望诊的五官与五脏,五脏应五色,《素问、经络篇》“心赤、肺白、肝青、脾黄、肾黑”,《灵枢本脏》“视其外应以知其内脏、则知矣”。通过皮部外在的变化来诊断疾病是中医诊病古今都必须审度的条件(程序)。
3.脏腑疾病治疗的通道及门户。经曰:“卫气所留之,邪气之所客,针石缘而除之。”皮部论为内病外治外病内治奠定了理论基础。古今的治法如:艾炙、药浴、烫贴、针刺,拔罐,和现代各类外用医疗器械的治疗,均是通过皮部来对脏腑疾病采取的治疗。
大量的医家临床实践及古代经典理论证明:皮肤表面的穴位不是孤立于体表的点,而是通过经络与脏腑密切相连的点,是脏腑功能在体表皮部的门户,而中心点周围所络属别络、孙络把该区域的皮部自成疆界有序的连成了片。诸经皮部的集中结合,形成并充满了整个皮肤即皮部。而内经所指的皮部,正是十二经络在体表所属的区域的总和。(灵枢经脉篇>“经脉十二者,外合十二经水,内属五脏六腑”又曰“经脉者,外合于皮毛,内络脏腑”,《素问、皮部论》“凡十二经脉者,皮之部也”,《灵枢经脉篇》“夫十二经脉者,人之所以生,病之所以成,人之所以治,病之所以起(愈)”等更详尽的描述了疾病的生成和治疗与皮部的关系。综上所述,疾病的生成是经皮部而入,而疾病的治疗还应通过皮部而治。

2,关于浅刺之经说
在内经记载的刺法中就有毛刺、浮刺、半刺、直刺及专门针刺皮肤的浅刺针法。《灵枢官刺篇》“直刺者,引皮乃刺之。”《新编针灸大词典》解释为:“直针刺指将皮肤提起,然后将针刺入皮下。”并非将针垂直而刺,而是沿皮卧针平刺。元代王国瑞编《玉龙歌》中就有皮内针刺法“偏正头风最难医丝竹金针亦可施,沿皮向后透率谷,一针两穴世间稀。口眼歪斜最可磋,地仓妙穴透颊车,眉间疼痛最难当,赞竹沿皮透无妨。通常大都领会为透皮针的描述,实质上也是皮内针法(都是沿皮肤横刺的)。王国瑞的《玉龙歌》是取之窦汉卿的经验,据记载窦汉卿所用针大都是沿皮横刺而且疗效显著。明代严振选的(循经考穴编>中所记载的刺法大都是刺一分,沿皮向外(前)刺五分至一寸五分。明.凌云(集英撮要针砭全书)针灸内篇,中府穴“针一分沿皮向外一寸半”,云门穴“针一分沿皮向外一寸半”,少商、支正均针一分沿皮刺一分,近代日本针灸家赤羽幸兵卫用皮下横刺(皮下埋针)来调整人体经络的平衡。

3.关于久留针之经说
针刺治病显效与持久疗效的必具条件之一就是较长时间的留针,在针灸治疼痛临床中大家都会碰到同一个问题是,针入至留针时疼痛减轻或消失,至起针后往往是疼痛又复发,所以,久留针是大家所共同认同的。古人的经验总结更是一语概括:《素问、离合真邪论第二十七》“吸则内针,无令气忤,静以久留,故名日泻。呼尽内针,静以久留,以气至为度,如待贵宾不知日暮。”王冰注中更明确的指出:“补法呼尽内针,静以久留……。泻法吸则内针,又静以久留……。内针之候即同,久留之理复一”。马蔚曰:“而吾纳其针,必静以久留,候正气已至,为其复旧无慢心,如待所贵无躁心,不知日暮。”张志聪曰:“追其陷下之阳,复随气而隆至也,静以久留,以候气至,如待贵人。”针灸大师窦汗卿提倡久留针,以增强疗效。在《针经指南》歌赋中说“静以久留,停针待之。”徐风注该句赋说的明确:“此言下针之后,必须静而久留之。”而吴昆注讲的更具体“针出速则病多反复,必久留其针,待病邪去尽,经气平调,然后出针,此承上文而总结之。”综述古代经典与历代名家经验总结,无论补泻均需久留针,其留针时间应以长为佳。比喻贵客临门其挽留的时间愈长愈好,已到了日暮(夜晚)尚不知到天已经黑了仍无送客之意。而临床上从现行的针刺方法从早留针至夜肯定是不现实的,是人们的正常生活规律所不能允许的。因此:探求久留针而不影响正常生活的方法,成了我在多年的针刺临床中始终孜孜不倦的追求的目标。经过多年的临床反复验证,一种既能在体内久留针而又不影响正常的生活与工作(包括激烈的运动)的针具终于发明出来了,并经得起临床的考验,这就是——皮内卧针。
综前章所述,该针是一种以通过皮部刺激来达到调整阴阳脏腑平衡为治疗目的的针具,它的刺入部位只是皮内(表皮下与真皮内)针具与表皮平行,而更重要的是:针的颈部斜面合理的角度正好吻合针具进入皮肤的角度使针体与皮肤之间合理的亲和。仰起的针柄(头部)裸露在外恰似人体仰卧床身上盖着被子,而头部(圆形的针柄)下垫一胶布(固定用)就象头部枕着枕头在安静睡眠一样。遵经之意(经言:“刺荣无伤卫、刺卫无伤荣,然刺阳者,卧针而刺之”)遂起名为——皮内卧针。
该针具与针刺方法除了口腔等粘膜部位及表皮血管特别丰富的颧部不宜施针外,其它所有的针灸穴位(包括大小关节周围,包括指端关节,)均可正常施针与久留而不影响其正常活动功能,真正的实现了久留针。在解决了久留针的难题之后,其所达到的治疗效果自然是超出意料之外的惊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皮内卧针溯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