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必江 发表于 2019-2-27 09:17:06

国医大师陈可冀:血瘀证辨证七法


国医大师陈可冀:血瘀证辨证七法
01、“十瘀论”
“十瘀论”系统总结了十类血瘀易患人群:
慢瘀,是指久病入络而为瘀;
急瘀,系指暴病、急症多瘀;
寒瘀,指各种寒凝血瘀证;
热瘀,指温热病重症多瘀;
虚瘀,因气血阴阳亏虚所致的各种血瘀证;
实瘀,因气滞、痰浊等实邪所致的血瘀证;
老瘀,指老年患者、衰老性疾病多瘀;
伤瘀,指跌打损伤等创伤外症多瘀;
潜瘀,指舌紫暗而临床无症状者,或临床症状与体征不明显而表现为高黏滞血症或高凝血功能状态者;
毒瘀,指因毒致瘀,或瘀久酿毒导致的毒邪与血瘀互结。
国医大师陈可冀:血瘀证辨证七法
02、注重审因辨治
血瘀的成因虽多,但概括而言,不外邪实与正虚两个方面:
实者为寒、热(火)、风、痰凝滞血脉;
虚者为阳气与阴血不足,失却温运、荣养功能。
临证时当知其原因,知常达变,灵活变通。其中虚实寒热是反映人体病理表现的基本类型,临证时需首先加以辨识。
03、重视舌诊和问诊
舌象能真实地反映疾病的病性、病势,舌象的变化与疾病的预后、转归密切相关,提出舌质紫暗诊断血瘀证“但见一症便是”的观点。
非诱导式的问诊能帮助医生了解疾病的特点、程度,尤其强调问诊疼痛和病史可以帮助辨血瘀证的虚实寒热。
临证时当重视问诊和舌象变化,见微知著,治病防变。
国医大师陈可冀:血瘀证辨证七法
04、重视脏腑间关系
应重视脏腑间关系,遣方用药要顺应脏腑之性。
他认为整体观念是中医药学理论的精髓,脏腑之间既通过经络相连,又因“生克制化”相联系。
因此,临床辨治应重视脏腑间关系,遣方用药要顺应脏腑之性。
05、辨识证候轻重
血瘀证有轻重之分,临证应注意区分。
主要根据疾病症状,舌象,面色或口唇,舌下脉,脉象等来区分证候轻重,并结合患者体质情况,针对性地应用不同强度的活血化瘀方药。
国医大师陈可冀:血瘀证辨证七法
06、结合分期分型
疾病的不同时期,本虚标实的轻重缓急常不同,临床症状变化难测,表现极其复杂。
强调按疾病的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类型,根据疾病的病因、病性、病势进行论治,从而提高临床疗效。
07、关注证候演变
证候并非静止不变的,应注意动态观察,防止其转化、演变。
他带领研究团队通过大量基础与临床研究,提出了“瘀毒致变”理论,认为“瘀毒转化”在冠心病患者再发急性心血管事件中起着重要作用。
另外,他还并建立了冠心病稳定期因毒致病辨证诊断及量化标准,对于早期识别干预冠心病“瘀毒”患者,减少急性心血管事件的发生具有重要意义。
陈可冀院士血瘀证常用方剂
国医大师陈可冀:血瘀证辨证七法
注:愈梗通瘀汤:党参、生黄芪、丹参、当归、延胡索、川芎、藿香、佩兰、陈皮、半夏、生大黄;
冠心II号方:丹参、赤芍、川芎、红花、降香;
愈心痛方:人参、三七、琥珀粉;
急救回阳汤(《医林改错》):党参、附子、干姜、白术、甘草、桃仁、红花。
来源:本文选自《十七位名老中医特色经验临床应用规范》,人民卫生出版社,作者:王志勇 李振吉。人卫中医编辑整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国医大师陈可冀:血瘀证辨证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