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mingabc 发表于 2018-9-29 10:34:55

西医亚健康与中医的已病

西医亚健康与中医的已病
西医有亚健康的概念,在中医学里没有亚健康的概念。中医的疾病有大小之分、轻重之别、缓急之异。但只要符合中医构成疾病的基本条件:阴阳气血失调、脏腑功能紊乱、病理产物的产生和滞留,那就构成了疾病。就按王教授所概括的西医亚健康的内容,王教授在《人分九种》(185页)说:“我是这样概括的:亚健康状态包括很多内容,比如一些身心上的不适应感觉反映出来的种种症状,在一定时期内往往难以确诊的状况是亚健康的一种;某些疾病的临床前期表现,如已有心血管、脑血管、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和某些代谢性疾病的症状,而尚未形成确凿的病理改变,在医学上不能定义为疾病的状态;一时难已明确临床病理意义的“症”,如疲劳综合症、神经衰弱症、忧郁症、更年期综合症等,。。。。又如某些重病、慢性病临床上已经治愈进入恢复期,而表现为虚弱及种种不适;在人体生命过程中,衰老引起的结构老化,与生理机能衰退所出现的虚弱症状。以上都属于亚健康的范畴,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患者有多种异常表现和体验,而通过常规的物理、化学检查方法不能检出阳性结果,难以做出疾病的诊断。”上面亚健康的内容,在中医学看来,绝大部分都是病证。王教授也说西医亚健康中的90。9%符合中医气虚、肝郁、心神不宁的诊断。我们暂且不说气虚、肝郁、心神不宁能不能概括,它起码说明了西医的亚健康90。9%的是属于中医的病证和证候。证候是疾病的临床分型,这也是王教授所同意的。西医的亚健康在中医学的理论里,基本上是属于中医的病证和证候,这是应该没有异义的。
一个病可以有多种不同的证候,不同的病也可以有相同的证候,这是中医学同病异治、异病同治的基础。证候不是一两个独立的症状,而是按中医理论组成的证候群。所以说证候是疾病的临床分类,是疾病的表现形式。亚健康即然90。9%的符合中医的证候诊断,在中医学里就要认定它为疾病。王教授引进了西医的亚健康概念,又把他的八种病理体质类型归属于西医的亚健康状态,王教授是不认同他的八种病理体质类型是中医的病证和证候的。但只要他的体质学还叫中医体质学,他的体质学研究还以中医的基础理论为指导,在中医学的理论里他的八种病理体质类型就是中医学的病证和证候,而不是非疾病状态。有了中医的证候诊断那就是疾病。
在中华中医药学会发布的《亚健康中医临床指南》,把中医的八个常见证候列为亚健康常见证候。(包括肝气郁结证、肝郁脾虚证、心脾两虚证、肝肾阴虚证、肺脾气虚证、脾虚湿阻证、肝郁化火证、痰热内扰证)。承认西医亚健康中有中医的证候存在,也就是承认西医的亚健康状态中,有中医病证和证候的存在。西医亚健康状态中有中医病证和证候的存在,而且按王教授的说法达到了90。9%,这就是说站在中医学的角度上看,西医的亚健康状态,基本是已病而不是未病。用中医学的理论和方法去治疗西医的亚健康状态,站在西医的角度上看,可以说是在治未病,因为西医亚健康状态是健康与疾病的中间状态。但站在中医学的角度上看,用中医学的理论和方法去治疗西医的亚健康状态,就是在治已病。因为西医的亚健康状态,用中医理论去分析,它的绝大部分都是中医的病证和证候。有人说:“阴阳失衡导致亚健康”这种说法本身就是错误的。作为中医理论核心的中医阴阳学说,现代医学承认吗?它能用中医的阴阳学说解释它的生理现象和病理变化吗?答案是:不能。对中医学来说,阴阳失衡是中医学疾病的发生,是疾病状态,而不是什么亚健康。
我们已经论述过,西医现在的疾病谱,还是一个旧的生物医学模式下的疾病谱。随着生物、心理、环境、社会医学模式的进一步深入,生物医学模式的疾病谱必须扩大,情志精神和社会环境、自然环境等所引起的心身疾病以及器官功能紊乱所引起的疾病,必然要进入疾病谱。到那时现在西医的亚健康中的很多症,物别是与心身疾病相关的一些病症,就会进入疾病谱。原来的亚健康就会成为疾病。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不然就无法实现新的医学模式的转移。我们并不反对用中医学的理论去研究西医的亚健康,这种研究对构通中西医两种医学是很有帮助的。我们反对的是不承认中医的疾病、中医的已病,把中医的病证和证候说成是未病,说成是一种亚健康。否认中医对疾病的认识。现在把中医的病证和证候说成是未病,是亚健康,不是疾病。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们认为这一天是必然要到来的,西医也承认亚健康状态中的许多情况都是疾病,我们将如何应对呢?医学模式由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环境和社会医学模式转移,健康的概念发生了极大地变化,由原来以躯体健壮为核心向躯体、精神和社会适应完整良好的状态转移,如果以生物医学模式而构成的原西医疾病谱,不顺应时代的变化,而扩大它的疾病谱,那才是咄咄怪事 。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西医亚健康与中医的已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