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mingabc 发表于 2018-9-18 10:55:17

体质问题是一个生理层面上的问题

体质问题是一个生理层面上的问题
体质问题是一个生理层面上的问题。体质是对人体的抵抗疾病的能力、疾病时自我修复的能力、意外变故时的心理承受能力、对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的适应能力等的综合评估,其实质就是人体的正气。我们说一个个体与另一个个体的体质差别的时候,是说一个个体的体质较另一个个体弱或强,健康者之间存在着体质强弱的差别,患者之间同样也存在着这种差别。但体质本身是一个生理层面的问题。
希波克的学说设想人体内有血液、黏液、黑胆汁、黄胆汁四种液体,并根据这些液体的混合比例,研究那一种占优势,把人分为多血质、胆汁质、黏液质与抑郁质四种类型。这是一种生理性的分类,而不是说那种类型是生理表现,那种类型是病理表现,那种类型是健康的,那种类型是不健康的。它们都是生理表现。
20世纪中期日本学者古川竹等人提出的气质血型说,按血型把人分成为A、B、C、D四种类型也是一种生理性的分类,也不是说那种类型是生理表现,那种类型是病理表现,那种类型是健康的,那种类型是不健康的。它们都是生理表现。
《皇帝内经》中的“阴阳二十五人”也是对人群的根据中医阴阳五行学说进行的一种生理性分类,并没有限定金木水火土五种人的某一型乃至二十五型人中的某一型是病理表现,那一种类型的人是不健康的。金木水火土五种人乃至阴阳二十五种人,尽管他们他们的肤色、形态、和精神情志方面各有不同,但他们都是健康范畴内的人,他们的不同在人的生理范畴之内,他们不是不健康的人,更不是病人。但由于这种分类比较繁杂,过于强调了人的形体特征对精神情志的影响,矛盾之处也太多,人们很难辨别,所以并没有得到临床推广使用。
以上的一些体质分类方法虽并没完全得到认可,不管中医学也好,现代医学也好,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体质研究是一个生理层面的问题,而不是病理层面的问题 。
我们认为中医学对体质的认识,主要是指体质的强弱与生理性的偏颇两个方面。体质的强弱是指机体阴阳动态平衡的等级和层次,是指人体的抵抗疾病的能力、疾病时自我修复的能力、意处变故时的心理承受能力、对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的适应能力等的差异。在同样的外界致病因子的作用下,体质强者不易生病,生病也相对容易康复,而弱者相对容易生病,病后也康复较慢。因此判断体质的强弱对疾病的发生和预后是非常重要的。先天禀赋的强弱是可以通过后天改变的,先天禀赋弱者通过后天的养护可以增强,先天禀赋强者如果不注意养护也可以由强变弱。生理性的体质偏颇,也就是说的在阴阳生理动态平衡范畴内的,偏阳虚、偏阴虚、偏气虚、偏血虚的体质特征,对疾病传化、从化而导致的疾病证候特征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二者统一起来就是我们研究体质学说的主要内容。无论是健康个体的生长发育过程,还是疾病个体的发病、传化、从化和康复过程,了解体质的两个方面,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王教授在《中医体质学》2008版中,以人分九种为核心,认为九种体质,一种平和是健康的。八种偏颇是不健康的,是病理表现又称为病理体质类型。一种平和是强的,八种偏颇是弱的,把体质的强弱与健康与不健康连在了一起,人体体质学说的意义不再是生理学层面上的研究。平和质人群是体质强者,他们在阴阳平衡的等级和层次上没有区别,体质弱者就必然是不健康,就是一种病理表现。这种结论是不符合客观现实的。健康状态人群的体质在强弱上是有等级和层次的差别的。八种偏颇体质类型王教授定义为不健康,定义为病理表现,定义为病理体质,说它们阴阳气血已经失调,而又不承认它们是中医虚实辨证的中医疾病证候,其结果是不承认中医的疾病概念。九种体质包括了所有的国人,在王教授的体质学里没有疾病的位置。而八种病理体质类型又主要是由先天禀赋因素所决定的,人一出生就决定了他的体质类型,在国人总人口中近七成的人一出生就决定了他们必然发展为病理体质,他们通过养生手段达到健康状态的希望一点也没有。
王教授在《中医体质学》2008版讨论体质病理的时候,他所谈的体质病理不是生理条件下的体质偏颇对疾病传化、从化的影响,而是在存在宿病,阴阳气血已经失调的情况下即他的病理体质类型对新生疾病的影响,这和生理体质对疾病的影响完全是两码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体质问题是一个生理层面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