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间金栋 发表于 2018-7-6 23:36:11

【原创】从经方看医经“五行说”的临床价值

【原创】从经方看医经“五行说”的临床价值

金栋河北省河间市人民医院主任中医师

以东汉班固《汉志•方技略》“医经、经方”为律,中医四部经典即《黄帝内经》、《八十一难经》属医经学派著作,《神农本草经》、《伤寒杂病论》属经方学派著作。这四部经典的成书年代皆在东汉时期。最有争议者当是《内经》——即《素问》和《灵枢》了,余者三部当无异议。此处暂不论,感兴趣者,可参阅相关书籍。

《汉志•方技略》说:

“医经者,原人血脉、经络、骨髓、阴阳、表里,以起百病之本、死生之分。而用度针石汤火所施,调百药齐和之所宜。至齐之得,犹磁石取铁,以物相使。拙者失理,以愈为剧,以死为生。

经方者,本草木之寒温,量疾病之浅深,假药味之滋,因气感之宜,辨五苦六辛,致水火之齐,以通闭解结,反之于平。及失其宜者,以热益热,以寒增寒,精气内伤,不见于外,是所独失也。”

由上可见,无论是医经学派,还是经方学派,这个小序文中未及“五行说”内容。然而观今本《内经》(《素问》《灵枢》),“五行说”充斥其中,而且成为核心理论或最高理论。故有学者认为,《汉志》所载“《黄帝内经》十八卷”不是今通行本《黄帝内经》是有道理的。但仅凭此虽很难否定,作为依据之一应是没问题吧!

历代医家皆认为,《内经》是中医理论基础的垫脚石,故无不奉为圭臬。然以临床验之,又无具体的方药可用,所以后世医家又非常困惑。特别是不知道如何使用“五行说”去指导临床、去辨证论治。
以《内经》而言“五行说”,其目的是构建了庞大的“天人相应”理论体系,以“比类取象”的方法去归类、去推演人体的生理功能和病理变化,但临床是否如此,则全然不顾!

如《素问•脏气法时论》说:

“病在肝,愈于夏;夏不愈,甚于秋;秋不死,持于冬;起于春。病在心,愈在长夏;长夏不愈,甚于冬;冬不死,持于春;起于夏。病在脾,愈在秋;秋不愈,甚于春;春不死,持于夏;起于长夏。……”

再如《素问•玉机真脏论》说:

“五脏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此言气之逆行也,故死。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心受气于脾,传之于肺,气舍于肝,至肾而死。……此皆逆死也。”

又如《素问•标本病传论》说:

“夫病传者,心病先心痛,一日而咳,三日胁支痛,五日闭塞不通,身痛体重,三日不已死。冬夜半,夏日中。”

故“五行说”屡遭世人诟病。而“五行存废”问题,也争论了百年有余吧!以后,可能还将继续争论这个问题。

大多数医家认为,以临床而言,《伤寒杂病论》的使用与实用价值要远远高于《内经》。甚至有的医家认为,不学《内经》照样可以诊治疾病,甚或也能成为一代名医。这是因为《伤寒杂病论》是一部理、法、方、药具备的中医经典著作,真真正正的为临床服务的。确确实实能指导临床治病的经典。故不学《内经》可以,不学《伤寒杂病论》是万万不可以的。

五行是中国人的思想律,是汉代的统治哲学,无论在宗教上、政治上、思想上、学术上,甚至日常生活中,没有不套用这种形式的,而《伤寒杂病论》是东汉时期的著作,可为什么在《伤寒论》112方及《金匮要略》262方中,没有用“五行说”去指导这些方剂、去辨证论治呢?因为医经与经方不是一个学派。有学者考证,《伤寒杂病论》与《内经》无关,乃源于《汤液经法》,与“五行说”无缘。

以临床而言“五行说”,经方学派《伤寒杂病论》中的112+262首方剂,并未用“五行说”去指导、去理论、去辨证,但临床效果颇佳、并不受影响。如此则“五行说”是否已失去其临床价值!?

要言之,以中医理论而言,“五行”不能废,或者说“五行”之“五”不能废。否则,以此构建的庞大的“天人相应”理论体系、“比类取象”方法则无法实现。以中医临床而言,若以《伤寒论》112方和《金匮要略》262方为临床依据,可以完全放弃“五行说”。以上这就是鄙人的观点。

axwdmp3 发表于 2018-8-11 11:17:50

学习了!!!谢谢老师!!!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原创】从经方看医经“五行说”的临床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