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李 发表于 2018-6-25 23:11:53

我心目中的《内经》(五)

《内经》参天地,育人心,探讨天地人化育,"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贯通于终始的是大慈恻隐之心。任何文化都是探索生命,中国文化始终指向人心,贞正人心,道家叫做‘修心炼性’,儒家叫做"存心养性”,佛家叫做“明心见性"。《论语》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广可余力,则以学文。百善孝为先。生我者父母也,育我者父母也,教我者父母也,勿忘大德,勿记小怨,知恩不忘,知恩图报,知恩必报,人不可忘恩负义。慈悲者父母之大德也,大爱者人之所归也。厚德载物,无声无臭,神用无方,万物自昌。只要我们心怀仁慈,就值得为生活去受苦。中国文化是以仁爱慈悲为核心的人文文化,是人类文明史中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峰,他数遭劫难,但其深厚的生命力和浩然之气与时偕进,亘古常新。人文文化是自然历史的升华和人类精神生命的延续,是人类生存本能的自我保护,积蓄和激发,是人类文明的自我完善。人文文化的终极目的就是找到人类精神生命的根本,返回到这个境界。人文思想的闪电一旦射入人心,必然引导我们踏上自发自觉,自省自立,自我变革,自我解放的伟大征途。《内经》说:神者,正气也。正气内存,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神通于天地,四时,五藏人事。《庄子》说:精神四达并流,无所不极,上际于天,下蟠于地,化育万物,不可为象,其名为同帝。纯素之道,唯神是守,守而勿失,与神为一。人文文化的精髓之一就是礼,就是就是在个人的道德实践和伦理实践中把握住这个神,守住这个神。《礼记》说: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安民哉。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君子恭敬,撙节,退让以明礼。礼的精髓就是诚。《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至诚如神,至诚无息。人文文化的使命就是唤醒人心,贞正人心,塑造有信念和历史感的人,在创造新生活的过程中抛掉身上的脏东西,克服重重阻障达到自我意识和精神独立。没有信念和历史感的人必然是悲观的人,必然成为一己私欲和自身卑劣行为的奴隶。恣情纵欲,鼓怒骋志,轻浮急躁,简单粗暴之人以私欲害公利,以残贼伤至亲,他活着既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他人,一旦克服自身即陷于混乱,一旦停止放纵生命即告终结。哀莫大于心死。麻木不仁则生气尽绝。《庄子》说: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可不哀邪。近死之心莫使之复阳也。人类史和个人史中的退化无非说明了人文文化的丧失,说明了人与人之间没有形成符合生命本性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表达纯粹自然的人类情感成为不可能。仁爱慈悲是人的本质力量,仁爱慈悲的回归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回归。中华文明的崛起必然是以人文文化为承载和推动。没有文化根基的文明不是真正的文明。一种文明,当他自身放弃了自身的文化就真正走向衰落。中华民族的复兴在于中华文化的复兴,中华文化的复兴在于以仁爱慈悲为核心的人文精神的回归,在这伟大的历史运动中,以《内经》为渊源的中华中医药文化必然成为传承和弘扬中华文化的最年轻,最忠实,最热忱的中坚力量。中华民族贡献给世界的不仅是一个民族的生存法则和一方中土,悠久灿烂的中华文明以其深沉广袤的中华历史和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回答了人类最基本的问题: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走向何方?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Mr.李 发表于 2018-7-17 17:02:57

‘行广可余力’应为‘行有余力’。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心目中的《内经》(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