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mingabc 发表于 2018-5-16 09:27:24

三个关键学术问题并不存在

三个关键学术问题并不存在
对于王教授人分九体中八种偏颇体质类型的性质,根据王教授在《中医体质学》2008版中的论述,我们可以归纳为以下四点。
一:八种偏颇体质是不健康的。
二:八种偏颇体质是病理体质、是病理表现。
三:八种偏颇体质从中医的理论讲阴阳气血已经失调。
四:发病是疾病的发生,是疾病的起始阶段,标志着人体从健康状态进入病理状态。
以上的观点我们也是同意的。所以我们可以在以上的共同点的基础上来讨论问题。
根据中医学的理论,阴阳已经失调,就意味着疾病已经产生。从疾病的起始阶段,就标志着人体从健康状态进入疾病状态、进入病理状态,最起码也是疾病的起始阶段。八种偏颇体质是病理体质,是病理表现。人体具有了八种病理体质,就表明人体进入了疾病状态。八种偏颇病理体质就是中医的病证,就是中医的证候,按照逻辑学推理是不该有什么问题了。
王教授提出了中医体质学研究的三个关键科学问题:体质可分论、体病相关论、体质可调论。由于八种偏颇病理体质类型根本就不是体质类型而是中医的疾病和证候,三个关键科学问题就成了疾病可分论、疾病相关论、疾病可治论。三个关键科学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阳虚、阴虚、气虚、血虚、痰湿、湿热、气郁、血瘀病证本来就属于中医八纲辨证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纲领中虚实辨证的内容。阴虚、阳虚、气虚、血虚是虚证的代表证候,痰湿、湿热、气郁、血瘀是实证证候的一部分。因为虚证也好实证也好,它们都是八纲辨证中的子纲,它们还可分出很多的证候。以痰湿证为例痰蒙清窍、痰湿内蕴、痰阻气道、痰湿困脾等,可导致眩晕、头痛、呕吐、胸痹等多种疾病,与西医的肥胖、高血压、冠心病、高脂血症等有相关性。病大多都是可治的,病有轻重,治病的疗程也有长短,但可治这一点,在中医的理论里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所指的体质偏颇,是指机体在健康状态下的偏颇,是在阴阳动态平衡的阈值范畴之内。这种偏颇对疾病的发生、疾病的易感性易罹性、疾病的从化,传化,转归等都具有很大的影响。在有宿疾的情况下,由于其本身阴阳气血已经失稠,病理产物已经产生,它对新的疾病的发生、新的疾病的易感性易罹性、新的疾病的从化,传化,转归等的影响就会更大。王教授在《中医体质学》体质病理中所谈的体质对疾病的发生、疾病的易感性易罹性、疾病的从化,传化,转归等,由于其病理体质本身就是病证,所以他谈的影响,实际上是指后者。是指在有宿疾的情况下,由于其本身阴阳气血已经失稠,病理产物已经产生,它对新的疾病的发生、疾病的易感性易罹性、疾病的从化,传化,转归等的影响肯定比正常的生理偏颇要大。
疾病是可分的,所以才有了各种各样的疾病;有些疾病之间的关系要比另外一些关联性要大一些,如以痰湿证为例痰蒙清窍、痰湿内蕴、痰阻气道、痰湿困脾等证候,可导致眩晕、头痛、呕吐、胸痹等多种疾病,与西医的肥胖、高血压、冠心病、高脂血症等疾病有相关性,所以疾病是有相关性;中医的疾病与现代医学的疾病也存在着一定的相关性。疾病大多是可以治疗的,这也是基于临床实践的一个最基本的客观事实。因为它是最普通的道理。王教授的八种病理体质类型本身就是中医疾病学的病理分类,它们不是可调而是可以治疗的。体质可调论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三个关键学术问题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