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司琦苗子 发表于 2018-1-13 10:57:10

拯救珍稀濒危药用植物

拯救珍稀濒危药用植物
司琦苗子

众所知之,野生中草药资源越来越少,那些本来就珍稀的中草药,由于人为和环境的颓败,就更显得弥足珍贵,甚至发展到濒危绝种的地步!.....我于2008年在黔南螺蛳壳水河地段承包了一条山冲,搞珍稀药用植物种植基地,已整整十年了,这十年,是成功兼夹着失败的十年!
我每年投资在我中草种植基地上的钱够多的了,只见付出,不见收入,我姐姐劝我:“放弃吧,哪有那么多的闲钱去补破锅,留点钱安度晚年”。慢想,我确实是在补破锅,并这破锅很大,是涉及物种濒危的一口大破锅!
疗效确切的中草药,比如:七叶一枝花,是一味治疗各种肠胃病以及各种蛇虫咬伤的要药,以前(上世纪)只要进入深山,林下随处可见,现在,你钻头迷缝的去找,已很难找到了,只有在很少有人攀援的悬崖陡峭峡缝中,偶有发现,其鲜品市场价格已由上世纪几元钱一斤,现上升至70—150元一斤…,象这类的中草药,如雪胆、百解薯、四叶参、竹节人参、九月生等,由于滥伐滥采,很多的中草药已变得稀少和濒危了。
大上前年,我外甥得一疾,证见高热不退,神志不清,神昬谵语,循衣摸甲,由其单位送医院治疗,两天后医院下病危,并说,既使抢救过来,可能已是废人。我前往诊断,断为邪热内陷,痰火扰心,即转来我诊所,经不到三天的中草药治疗,热退神清,谵语消失,不到半月,诸症消失,恢复正常。
我姐姐是最反对我搞中草药种植基地的,说那是浪费钱财,越做越亏!恰那次外甥所患之病,需要的效药,整个黔南地区,只有我基地有种植,无形中在自家的人中用上了,并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我对我姐说:“如果我基地没有这棵药,杨老二(我外甥)的病会好得这样快吗?哪样事还有比生命更重要?”可见,我搞珍稀药物种植,是多么的重要。哪怕再亏,也要坚持下去。
从那以后,我姐姐就再也不反对了。
我这一生,从一个农村赤脚医生,变成都市名医,我是跌跌崴崴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到现在:一为我编撰的《黔南草本》,二为我搞的“珍稀植物种植基地”我耗费了我一生辛苦挣来的钱财,才造成我现在仍贫困潦倒,我很望得到各方支援,但我从未得到政府部门的经济援助,也从未找到有识之士的知音;我在唉叹:我所做的这事,是对人类健康繁荣有益的事,为什么就没人重视?我鄙视那些千万亿万富翁,有那么多的钱,为什么不拿出一点点来做这方面的事?我很自悲,这辈子可能就这样贫困下去了,但我决不放弃!
   唯一,唯一我看到我种植成功的珍稀中草药枝叶茂盛,看到一个个被我用中草药治好的病人脸上露出笑容,我感到欣慰、自豪!

基地的珍稀濒危植物

1.        崖黄莲
这是一棵药用价值极高的民间苗家草药,有广谱的清热解毒、抗菌杀菌、滋阴降火的作用,对高热惊厥、咽喉肿痛、阴虚火旺、肺痨结核、心悸心慌等证有显著疗效。其珍贵在于:翻阅现今中国所有的植物志及草本书籍,未见有所记载,从花枝叶种子判断,应属罂粟科植物,但从未查到模式标本及拉丁文名,且其分布极其狭隘,据多年多地寻觅,目前仅在都匀螺蛳壳峡谷悬崖处不到1平方公里的地域有生长,从未在任何地方发现。所幸已种植成功!目前正在发展。
有动植物学家说过这样一句话:“…在动植物界,能发现一个新种,或能保护住一个濒危的物种,就是在世界银行里为人类存上一笔宝贵的财富” 。这是否是新发现的罂粟科植物新种,有待查实。
2.        山珊瑚(金花无叶兰)
山珊瑚,又名公天麻、定风珠、金花无叶兰。为兰科植物山珊瑚或毛萼山珊瑚:Galeola lindleyana (Hook. f. et Thoms.) Rchb. F的全草。多年生草本,株高1.5-3.2米,主根呈不规则的竹节状,节上生长30-70厘米的白色须根,近主根处逐渐变浅黄色,须根径3-5毫米;出土茎单一或蔟生,径粗1-2.5厘米,叶已退化成叶鞘,互生,无绿叶,6-7月开花,花金黄色,花期可达一月以上。是目前在黔南发现的最高最大的兰科植物。生于深山老林的腐质木及树桩处。
在我们匀城,首先作为药用的人,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
在匀城大桥头及裤裆街摆地摊为人看病的廖大贤草医先生,当时廖先生称此药为定风草、定风珠,主要用于对小儿癫痫的治疗。后经我等验证,效果确切。
   随着环境的颓败,野生天麻越来越少,公天麻也跟着濒危,是一棵亟待保护的物种和药物!
此植物有很高的药用价值,用其治疗癫痫及中风、颤抖之症,有很好的疗效,尤其是小儿癫痫症,效果显着,曽治愈多人。
其株形特殊,花色美丽,花期较长,作为花卉栽培,也是一棵极具欣尝的植物。
但,其十分稀少,十里林海,难觅一株,属兰科珍稀物种;且很难种活。只要将它移动,第二年它就不见了,好象会跑了似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从野外将其连根带苗带土移至苗甫,试图将其种活,均未获得成功。
2006年,我黔南民族医药协会在都匀螺蛳壳水河地段承包摆芒乡毛竹冲村组山林,创建了林下种植、保护珍稀濒危的种植基地,我们采取原生态原土原株的移栽,经过近6年的试种,也未获得成功;2012年6月,我们从人工种天麻的经验得到启示,从野外采到植株根茎,用密环菌的菌材试种,经过整整一年的时间,于今年4月初,终于从土中冒生出来了一株,证明其成活性质跟天麻一样,非得有菌材才能存活。
现在这金花无叶兰正在结蒴果,据往年野外观查,其种籽细如灰粉,是否需要象种天麻样,非得有萌发菌才能繁殖,我们不得其所,目前,仍在研种之中。
这是我2013年写的成功种活的报告。可惜,正当我们庆幸有望研究成功时,2015年一场特大山洪冲袭我基地,我们唯一种活的一株,被活生生淹呛而死,无奈,今年又钻深山老林,经过近两月的寻觅,终于找到三株,我们只得从头再来。
下面是金花无叶兰图:
一.野外发现的金花无叶兰(野生)

3.        竹节人参
说到人参,很多人认为在中国只有东北有,其它地方没有,这是一大误区,其实在中南、华南、西南等高海拔地区也有人参这种植物,只是品种有所不同,就象作为菜肴的白菜,有大白菜、小白菜、青口白,包头白一样,品种不同,营养成份有异而已。
北有人参,南有三七,自古以来,药师们都把它们看得同等重要,其实它们都是同科属植物,都属于参类,通常认为人参三七都有补气补血的作用,但也有人认为,人参偏于理气,三七偏于理血。
竹节人参—为五加科人参属植物大叶三七Panax psoudo-ginseng.Wall.Var.japonicus(C.A.Mey)H.T.以根茎入药;又名:南方人参、竹节三七。就是参类家族的一种。上世纪《中国中医药学报》有报导:“竹节人参具有东北人参与云南三七的共同作用,被称为草药之王”。 其性味甘而微苦,凉,有滋补强壮、安五脏、大补气血、益精填髓、补气摄血等作用,在民间及少数民族地区,常被药师作为东北人参的代用品。
竹节人参,为多年生草本,高约60—90厘米。根茎横卧,呈竹鞭状或不规则串珠状,肉质肥厚,黄白色,节间短。茎直立。圆柱形,表面无毛,有纵条纹。掌状复叶,3-5枚轮生于顶端,叶柄细柔,小叶通常5片,薄膜质,阔椭圆形、椭圆形、椭圆状卵形至倒卵状椭圆形,长7-11厘米,宽2-3厘米,先端渐尖,基部楔形,圆形或几心形,边缘锯齿细密或呈重锯齿状。伞形花序单一、顶生,总花柄直立,小花多数,花萼绿色,花瓣淡黄绿色。核果浆果状,球形,熟时红色。      
其植物形状与东北人参几乎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东北人参出土茎呈肉红色,叶稍宽大,根呈纺锤形,而竹参的茎为深绿色,叶稍窄,根呈不规则的竹节状及三七样形。
还有一个不容否认的情况是:目前在中国的参类,东北人参、云南三七都是人工训化的园参,没有野生,而竹节人参则与之相反,目前只有野生,没有人工种植参。
西南海拔1400--2000米的高山大川、林缘、沟边或林下有分布;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竹节人参在都匀螺蛳壳及斗蓬山区的丛林下普有生长,药师们上山一次就可采到十至几十斤,现在,很难有那种情行了,寻觅一天,能碰上几株,就算不错。造成这样的原因,是由于滥采滥挖,以及环境颓败所至,从而已属珍稀濒危物种。
竹节人参(野生)












竹节人参根












正骨康 发表于 2018-9-11 12:17:29

这种药还真不知道哦

快乐 发表于 2018-10-25 09:02:51

希望有志之士行动起来,拯救濒危中草药植物

农村人 发表于 2018-12-12 22:08:22

看不到图片

sxhdgpy 发表于 2019-10-12 15:12:51

山西上党参才是传统的人参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拯救珍稀濒危药用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