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圭师牛斋 发表于 2016-8-23 10:30:15

国医大师贺普仁毕生耕耘与创建的“针灸三通法”

国医大师贺普仁毕生耕耘与创建的“针灸三通法”
标签: 国医大师 贺普仁 针灸三通法学术体系 正承、正用、正传中华 传统针灸       
周年祭 | 国医大师贺普仁毕生耕耘与创建的“针灸三通法”
原创 2016-08-22                                                                                                         作者贺畅 贺伟 中国中医药报


回顾中华针灸的传承史,一位位苍生大医浮现在脑海,正是他们楷定古今,正宗传承,才使中华针灸几千年来经久不衰 。贺普仁正是这样的大医,“针灸三通法”学术体系是他毕生的耕耘与创建,在他逝世周年之际,让我们再次认识这一体系的学科和传承价值,并以此纪念。

      正承、正用、正传中华传统针灸是“针灸三通法”学科价值的根本
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是其相关领域的重要承载者与传递者。作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针灸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贺普仁,没有辜负这一殊荣。

贺普仁讲的正承、正用、正传中华传统针灸的三正传承,是“针灸三通法”学科价值的根本。正承,即以《黄帝内经》为根本,以传统病机、经络、经脉、腧穴理法和血气学说为依据,进行辨证及认证。高度概括、元点传承传统针灸医学精髓。正用,即在临床中据守传统医理针技,几十年如一日,不分心、不改道,在守正中深入挖掘,在继承中创建独到针灸技艺。正传,即在传承中坚守正流,把理念落实在临证传承的实践中,体现在年复一年的讲学、带徒的具体环节里。

三正传承,开花结果,深入其中,撷取其学科价值。

   重思悟实病多气滞

   贺普仁在临证时,对疾病的方方面面都反复思考,并经常和学生探讨。在这样的过程中,形成了对针灸学科的病机理论的认识。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张仲景的辨证思想。在其实证精神——即以实证为据、总结规律的影响下,结合针灸治疗的属性与规律,贺普仁创建了“病多气滞”的针灸学科病机学说。

《素问·举痛论篇》提出:“百病生于气也”。贺普仁认为,尽管致病因素有七情、六淫、疫疠、饮食不节、劳累过度、跌打损伤等多种,其病理变化又有表里上下、升寒热虚实、气血阴阳失调、气机运行失常以及脏腑经络自身功能受阻的种种表现,而这些病理变化,都必然影响到脏腑经络之气的运行,导致脏阻滞,即气滞。气滞是绝大多数疾病发生发展的首发环节,气滞则病,气通则调,调则病愈。

贺普仁不仅不排斥西医,认真学习解剖学、药理学,而且对于所有现代科技都很关注,力求为我所用。他从现代机制学中受到很大启发,不断引发其对于发病机制与针灸治病机制的思考。正如当代大医刘渡舟在《伤寒论通俗讲话》所说:“前人在研究《伤寒论》六经时指出‘经者径也’,据经则知邪的来去之路。‘经者界也’,据经则知病有范围”。

“病多气滞”的内涵,从病机的角阐明了从疾病发病机制到针灸治疗机制的正相关。明确了针灸临证“辨证”辨的是发病机制,包括病因、病位、病程。只有了解发病机序,才能知道祛病路径。知道病位所在,才能“气至病所”。知道病程当下所处阶段,才能临证而治。这是确立病机学说的根本意义所在。

需要说明的是,中医学气的概念非常丰富,不是只有广义与狭义之分。比如风、寒、暑、湿、燥、火,正常情况下称为“六气”。“病多气滞”之气的特指邪气。正如张介宾在《类经疾病类情志九气》中说:“气之在人,和则为正气,不和则为邪气,凡表里虚实,逆顺缓急,无不因气而至,故百病皆生於气”。


   重源循本   以血行气

需要强调的是,“针灸三通法”学术体系问世以来,业界、学界的视线多集中在“病多气滞”的病机学说和“微通”“温通”“强通”三针三法上。而对于重要的“以血行气”理论学说有所忽略。而这一学说,正是贺普仁从针灸千年行进车辙的印迹里,挖掘到的针灸学的精髓。他从阴阳五行之源,循脏腑生成之本,解悟出通经络、调血气、和阴阳、复阴阳气机升降出入运行之常的针灸治病的机制与要义。“以血行气”指明的了这一机制与要义用于临证的理论依据与刺治路径。

“以血行气”之气的特指之义是——正气、以及血气相互作用的功能。“以血行气”理论学说的形成之始,以贺普仁弟子张晓霞,1989年在《北京中医》第4期,发表《从贺普仁的“以血行气络血学说”理论看血与气的关系》一文为标志。“以血行气”秉承的是“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的大道。

由于受“气一元论”长期影响,历代医家在论述气血二者的关系时偏重于对“气”的功能的论述,有“气能生血”、“气行则血行”和“气能摄血”等学说。认为在二者的关系中,气的功能占主导地位,而血的功能则为从属的关系。

贺普仁通过临床感悟认为:气血与经络既为人体正常的生理基础功能,也是疾病产生的重要病机转化所在。凡各种疾病皆由经络不畅、阴阳功能失衡所致。经络不畅则为经络之中气血运行不畅。血乃有形之物,气必须以血为基础,气属阳本主动,但必须依赖血以济,方可表现出它的机能活动。因此血就成为气血中的主帅。而“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是指二者相互为用,除了强调前者的功能,又切不可忽视后者的作用。气之所以能行血,是由于血能载气,气的活力虽很强,但易于逸脱,所以气必须依附于血而存于体内。当气附存于血中时,血可载气并不断为气的功能活动提供水谷精微,使其不断得到营养补充,故血盛则气旺,气旺又能生血、行血、摄血。血虚则气衰,血脱气亦脱,即血病气亦病。故临床有血瘀引起的气机不畅和失血过多时出现的气随血脱等现象。正如李梴的《医学入门》曰“人知百病生于气,而不知血为百病之胎也。”《素问·调经论篇》曰“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孙思邈的《千金方》曰“诸病皆因血气壅滞,不得宣通”。因此贺普仁确认:针灸调气的根本是,要“以血行气”,气得以调。

“以血行气”理论学说形成与发展经历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以“络血学说”为据,阐明的是决血出邪行气,属强通法的范畴。决血出邪旨在,力迫滞停脉中与滞停脉外之瘀出体,包括经内、脏腑之瘀与离经之血。

第二阶段:以“六经辨证”与“营卫学说”为据,阐明的是养血扶正行气,属微通、温通、强通三法合施范畴。脾为生血之本,胃为化气之源,养血扶正行气就是,以脾胃“中气”为枢轴,明脾与四时寄旺规律,解五行生克、六气司从之道法,择法用针,复人体阴阳气机升降出入之常。

“以血行气”临证,以微通、温通、强通三法“分调合施”为准则。临证用穴,以简精为上与用穴广泛相统一为标准。简精为上指的是:针方要以各穴协同起效为宗旨,包括穴位、刺法两个方面。以取穴简而精为原则,实现病与穴的高度相合性。

用穴广泛指的是,361个周身大穴之外,经外奇穴、特定穴都须据病循程,唯治所用。比如郄穴:决血出邪行气,多用阳经郄穴。养血扶正行气,多用阴经郄穴。

对“以血行气”的理论学说的深入理解,对“以血行气”从理论到临证的研究、探索与完善刚刚开始。

   重夯基础深察穴性

贺普仁始终强调中医学基础是中医各科的基础,他重视中医基础中的中医诊断,特别强调切诊是诊断技能的重中之重,切诊应是中医各科医家的基本功。为此他把用毛笔书写了《切诊》一书,送给弟子们以劝学。

对于针灸学科,贺普仁强调的是经络是基础,腧穴是基础的基础。他对于经络、经脉、腧穴烂熟于心,强调“不懂经络,开口就错!按照中医经络理论,中医能很轻易地诊断出一些疾病:比如在足三里的下方,有一个穴位,在那里一按,就能反映出你是不是得了阑尾炎。   这个穴位就叫阑尾穴。这是靠经络传导为根据的。同样的道理,你胃不好,在足三里上就有反映;你肝有病,在丘墟穴就有反映。所以在诊断上离不开经络”。所以在诊断上离不开经络循行”。

贺普仁对穴位为“脉气所发”、“神气游行出入”的腧穴性质,有着深入地理解,在此基础上,融通脉气之神、血气之神、察守之神,提出“治神在实”的核心学说。“治神在实”以临证为出发点和归宿点,把“治神”落实到一针一穴的治疗中。从“治神”到“治神在实”,贺普仁对“治神”这一针灸之道,进行了从道到用的创建与演绎。

从医七十年间,贺普仁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穴性的深入探察,一穴一穴地摘抄《灵枢》、《千金方》与《针灸大成》中的相关记载,在临证中注重记录各穴的实际应用体会,总结70效穴的同时,对单穴治病做了“一针一得”的梳理。穴性相关的所有问题,他都下功夫研究,把穴位诊病用于临证。

以上所有挂一漏万。

在一代国医大师辞世周年之际,谨以此文以为祭。




医馆小僧 发表于 2017-6-12 10:00:00

可以转载嘛?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国医大师贺普仁毕生耕耘与创建的“针灸三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