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梦 发表于 2012-5-23 13:38:45

麻黄于方剂中的数学原则

麻黄于方剂中的数学原则



〔本文为JT叔叔投稿于香港《MM》杂志之旧文〕



  麻黄,所谓「标热本寒」之药也,其形中空如管,能从骨、从血脉中把阳气发出来驱散寒邪,能祛邪,但人会虚。



  张仲景书中的药的走法,有「与皮表平行」的药,有「与皮表垂直」的药,代表性药味,例如麻黄是垂直皮表发汗的,柴胡是平行的(走少阳区),二药王不见王。在柴胡剂中,枳实可用(平行),厚朴不同用(垂直);相反地,枳实不同麻黄剂一起用,厚朴与麻黄一起很好用。用反了,枳、朴皆不得发挥其药效。



  但,反面来说,张仲景也依此原理「制」麻黄。

  麻黄和两类药物同用时,会受制而药性变得温和。



  其一:



阳明区块药,药性顺肌理而行,属平行药。例如葛根、石膏、苍朮白朮。

  较没力的是葛根,例如葛根汤中有麻黄汉制三两,量和麻黄汤一样重,但葛根汤的发汗力仅得麻黄汤之半,于焉得知:葛根四两约可制麻黄三两其半,即一点五两。葛根八麻黄三之比例时,可无发汗现象。



  石膏、麻黄同用时,仲景麻杏甘石汤已示其例。麻杏甘石汤服后不发汗,但仍可去邪,即石膏八两可制麻黄四两。依此比例原则,越婢、大青龙,虽麻黄六两,但因石膏有鸡子大(约汉代六至八两),则麻黄之发汗力仅余三两,即同于麻黄汤。

朮类则今人研究:二倍于麻黄时,发汗力减半,四倍时全无汗力,而祛湿之效皆甚佳。风湿患者临床,麻黄加朮汤,以此原则量其虚实作加减。



  此其与阳明区药之相互作用其大概。



  第二类:

  附子、细辛、地黄等直入少阴心肾之药,则不直接影响麻黄之发汗力,但会深化其发汗力。



  另外,治寒饮而咳的小青龙汤,因有半夏,移肺中水入膀胱,故不成汗解而成尿解。直用生半夏如《伤寒论》剂量(半升约如汉制四至六两),必尿解,解后人不虚。因肺中寒饮之邪,尿解有路可去,汗解则属无理。今用制半夏则需加倍。今一般医师半夏则用量不足,故常使小青龙汤服后作汗解,乃至病人服后大虚,乃言此药续后不佳。民初范文虎用小青龙汤,倡议以半夏三钱,其余药味仅数分,乃善法。

  此亦「辛润肾」这句黑话的临床实践意义。



  麻黄附子细辛汤,三药比例为麻黄二,细辛二,炮附三(古方一枚约汉制三至五两重)。九**是作尿解,不作汗解。

  麻黄附子甘草汤治少阴病,麻黄二甘草二附子三,微汗解,亦有尿解者。

  同样是麻黄附子甘草汤,治水肿者,先汗出,再尿解,汗尿一半一半先后见之。

  故附子三两仅能转移麻黄一两之方向。但,二方服后人皆不虚。即麻黄二发汗所损之阳气,附子三可补之。

  而细辛二约可转移麻黄一之汗力。

  麻黄附子细辛汤,所发寒邪以少阴经为主,故细辛亦等于约束了麻黄的作用范围。

  牙痛,冬发者较夏发者为多,此类大部分为「牙齿的麻黄汤症」(即寒气郁闭而作痛发热,如全身之麻黄汤症者),古方以细辛嗽口,不用麻黄。亦为肾(齿)邪用细辛即可,不更用表药麻黄。

  小青龙则细辛、半夏同用。细辛作用在呼吸系统多,不全以 入肾经论。



  麻黄、地黄同用,则以麻黄一、地黄二十为原则。 如此仍稍有补性。

  人不虚者,可用十至十五倍的地黄。

  代表方剂为治阴疽之时方「阳和汤」。

  二黄同用,地黄药性裹住麻黄药性,发里不发表。

  阳和汤治骨质增生、老人鹤膝风、脉管不通之阴疽,大效,以其能扩血管、发散骨中阴实故。临床效果可优于然谷放血。



  因专攻在里之阴实,各类肿瘤病皆有可用之机。

  此非仲景法。然亦有用。

  《神农本草经》言麻黄「破症坚积聚」之功,于此汤中乃得实践!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麻黄于方剂中的数学原则